如何搞第二波顛覆

互聯網思維系列8

我們現時已走到「第二波顛覆」。第一波是把傳統行業、實體經濟顛覆了,改變成電子化、數碼化,或在網上進行交易;而第一波顛覆者,現正面臨被「第二波顛覆」來革它的命;顛覆人者,也面臨被顛覆。「第二波顛覆」往往是第一代顛覆的深化,也有一些變調。

網購顛覆了傳統零售店、團購又顛覆了一般網購,團購便形成了網購的新形式,取得部份的市場佔有率,是「第二波顛覆」;電子貨幣顛覆了傳統實體貨幣,而移動支付及網上金融的興起,把電子貨幣搞活了,而且把銀行在金融產品的生產及主導權奪取過來,成了金融業的「第二波顛覆」;通訊科技方面,移動科技顛覆了傳統有線科技,現時也進化到多元組合,令生活上、經濟上、學習上的一切在移動網絡進行;加上物聯網的興起,讓我們與物件溝通和互動起來,這些大融合,令我們的生活改變,這些都是新一波的顛覆。

顛覆性創新

提出顛覆性科技(Disruptive Technology)者為哈佛大學商學院教授Clayton Christensen,他在1997年寫了一書,稱為《The Innovator’s Dilemma:New Technologies Cause Great Firms to Fail》(創新者的兩難:新科技令大企業失敗)。他形容新科技把產品及服務改變,並以低價針對特定的消費群,突破了現時市場預期的消費改變,是擴大及開發新市場的有力辦法;但會撕裂現時市場關係及規則,並能令舊的經營者經不起考驗而破產。

Clayton Christensen and his book

「顛覆性創造」(Disruptive Innovation)源於上述現象,是一個從傳統經濟走出來的辭彙,而且具破壞性,初期甚顯眨意。Christensen曾統計過1952至1995年這43年間的電腦企業,發現大部份成熟的IT公司,往往在新技術出現後就被顛覆,繼而倒下;除IBM、富士通、日立、NEC外,其他能存活到 1996年的企業,都是在1976年後才成立的「年輕」公司。

顛覆創新3層次

奇虎360殺毒軟件的董事長周鴻禕在《我的互聯網方法論》中,指出「顛覆性創新」有3個層次(頁65至66):第1種創新是發明,發明新的技術或新的材料,那是很難發生的;第2種是商業模式的創新,把貴價東西平賣,甚至免費;第3種則是按用戶的體驗,把複雜的東西變得簡單易用(數碼化代替需沖晒的軟片)、把笨重的物品變成便攜(手機便把電腦變成能隨身攜帶),無論第2或第3種,才是最常見的顛覆性創新。周認為這是符合人性的,故此這是未來之路,當會不斷發生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如何去顛覆

創新往往是進入一個未知的領域,周認為一個顛覆可能需要醞釀5至10年,故需要邊走邊改,以適應市場所需。他提出兩個方向:(1)在創新時,未必要所有東西都由自己創造,而是拿別人的東西加上用戶體驗去改良,他稱這是「拿來主義」;當年喬布斯搞iPod時就是把現成的MP3「拿來」,加上LED點觸式的面板,提供了極致的用戶體驗,結果iPod在沒有多大技術突破下也能大賣。(2)找到大企業忽略的「邊緣地帶」,低調地(以免被企業發覺)做它三、五年,乘著這個空間把產品或服務做到極致,從側翼去進攻,要比正面打仗易於成功。Netscape就是過早地與微軟對抗,使對手蘇醒過來,終於被微軟的Internet Explorer打了勝仗。

欲想顛覆別人的話,周提議要讀3本書:

(1)《創新者的兩難》(1997年,哈佛商學出版社),就是前述由Clayton Christensen所寫的經典。這本書分析傳統企業如何會被顛覆性的創新所替代;書中舉出多個事例,說明顛覆性創新的源頭,及如何以小變大,最後代替代了傳統企業。創新者可從中找到脈絡,因為傳統企業往往在此時遇到兩難——追隨創新則要放棄目前市場的利潤,而不追隨則有機會被新科技淘汰。

(2)《柔道戰略:小公司戰勝大公司的秘密》(David Yoffie, Mary Kwak, Judo Strategy:Turning Your Competitors’ Strength to Your Advantage,2001年,哈佛商學出版社)這本書是小企業打敗巨人的手冊,它介紹如何把柔道的招式應用於商戰上。例如面對強大敵人時,自己實力不足時便要裝小狗,切忌過份高調。

(3)《定位:你腦海的戰爭》(Al Ries, Jack Trout, Positioning:The Battle for Your Mind, 1980/2000, McGraw-Hill)定位就是聚焦,要集中火力,做自己是擅長的事;找到自己的位置,才能站穩及加以發揮。

  Positioning

你知道對手是誰嗎?

一齣在網上瘋傳關於互聯網顛覆企業的影片,把顛覆描述得實在精彩,筆者把部份旁白抄下(源自騰訊視頻):

互聯網與移動互聯網最嚴重的問題之一是甚麼?不是對手比你強,而是你跟本連對手是誰都不知道。新的、更強大的對手,已經用互聯網思維在布局跨界打劫你的市場,但你卻渾然不知。當你醒過來時,已經來不及了… 一個跨界的進來,免費!因為人家根本不靠這個賺錢。你美滋滋的活了好多年,到最後不知道怎麼死的。典範案例如瑞星殺毒收費,360殺毒進來全部免費,讓整個殺毒市場翻天覆地。微信7個億的用戶還在增加,直接打劫了中國移動、電信和聯通的飯碗。餘額寶的出現,18天狂收57個億資金存款,開始搶奪銀行的飯碗。
柯達的葬禮,已經被人快要遺忘,摩托羅拉、諾基亞、東芝、索尼都在排隊等候檔期。國美醒來的速度太慢、太慢了,等它睜開眼睛,倉庫裡剩下一地的悲傷。京東早已實現明目張膽地打劫,未來十年,是中國商業領栽大規模打的時代,所有大企業的糧倉都可能遭遇打劫。一旦人民的生活方式發生根本的變化,來不及變革的企業,必定遭遇前所未有的劫數,Wal-Mart正在關閉它的多家超市、正在面臨醒過來之後如何轉身,至於其他各類恐龍級的商業巨頭,說真的,活下去都是一種恥辱…

海盜嘉年華

創新者以前所未有的迅猛,從一個領域進入另一領域,門縫正在裂開,邊界正在打開,傳統的廣告業、運輸業、零售業、酒店業、服務業、醫療衛生等等等等,都可能被逐一擊破;更便利、更關聯、更全面的商業系統,正在逐一形成。世界開始先分後合;分的,是那些大佬的家業;合的,是新的商業模式。將來,酒吧還是酒吧麼?咖啡廳還喝咖啡麼?酒店就是用來睡覺的麼?餐廳就是用來吃飯的麼?美容業就靠折騰那張臉麼?肯得基可不可以變成青少年學習交流中心?銀行等待區可不可以變成新華書店?飛機艙可不可能變成國際化的社交平台?
 你不敢跨界,就有人跨過來打劫。未來10年,是一個海盜嘉年華,各種橫空而出的人物會遍有各個領域,他們只是開了頭而矣。接下來的故事是數據重構商業,流量改寫未來;舊思想漸漸消失,逐漸變成數據代碼——大數據時代、雲計算的發展,一切都在經歷一個推倒重來的過程。

顛覆的時代已臨,你準備好了沒有?    

參考資料:

2014年消失的10大科技产品:苹果iPod、MSN、Windows XP

来源:快鲤鱼    作者:Tracey   日期:2014.12.24     原文刊於:新芽|Newseed  http://newseed.pedaily.cn/201412/201412241318890.shtml

高科技行业每年都会带给我们意想不到的惊喜和预言已久的变化,在这些跌宕起伏的情节中总有些我们最喜爱的科技产品会走到尽头。
今年也一样,一些为很多人所钟爱的最著名的科技产品或停止生产,或取消服务,甚至那些想大赚一笔的成功的暴发户也都关门大吉了。
在此我们搜集了本年度最令人瞩目的终结事件,让你一次哭个够,燃一团数字之火,向那些我们深爱的产品和服务致敬,它们已跟我们永别了。

1.  iPod Classic

随着Apple Watch和新iPhones的上市,苹果公司悄悄地停止了 iPod Classic的运营。从某种层度上讲,此举的时机掌握得恰到好处,因为Apple Watch 用户使用的是新的触控界面Digital Crown,IPod原来的点击式转盘,甚至iPod Classic的触控转盘已经变成了记忆,苹果公司在界面设计上不再用转盘,而是转向了新的方向。

触控式的iPod与老版的IPhone很难区分,它是苹果音乐播放器的标志性产品,它在形式上的创新曾在多年前使苹果免于覆灭,在此我们向它致以沉痛的哀悼。

2.  Facebook Poke App

在硅谷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如果Facebook得不到你,它会复制一个你。如果你看看最近Facebook发布的App,特别是Poke这款应用,你就会发现此言不诬。有人认为Poke有抄袭Snapchat之嫌。起初,Facebook这款可以发布短消息、照片和视频的应用看上去前途无量,但是最终它被社交网络取而代之。

与此同时,Snapchat在拒绝了Facebook 30亿美元的收购提议之后,找到了新的投资,使公司的市值增加到100亿美元。

3.  MSN Messenger

2011年微软收购Skype对公司的用户产生了一连串的影响,其中之一就 是Windows Live Messenger永远地消失了,这一产品更为人所熟知的名字是MSN Messenger。

尽管微软在2012年就宣布要停止该产品,但是这项老迈的即时信息服务在中国一直苟延残喘到2014年,直到微软在它的棺材上定下了最后一颗钉子。对MSN的老用户来说,这个被关闭的应用伴随着很多记忆——那些深夜亲密的交谈和一起分享的瞬间,说来有点奇怪,它或许会激起对过时软件的一种怀旧之情。

4.  Orkut

作为Google首款主要的社交网络实验,Orkut没能在美国找到立足之处,却意外地在巴西站稳了脚跟。2010年, Orkut在巴西比Facebook更流行,直到2011年马克.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的社交网路巨兽把也巴西列入了征服名单。

尽管Orkut在一个大市场获得了成功,Google还是决定关闭这个社交网络,因为它想从另一款社交网络产品Google+上大赚一笔。但是,考虑到Google+主管Vic Gundotra的离职,以及用户数量远远落后于Facebook的现状,它遭遇与Orkut相同的命运恐怕只是时间问题。

5.  Xbox Entertainment Studios

有传言称微软的Xbox Entertainment Studios正计划开发一个原创程序(据Netflix 和Amazon提供的最新动态),但是不久,作为整个裁员计划的一部分,微软突然关闭了这个单元,此次裁员大约涉及18000名员工。此举引发了一些人的好奇心,或认为微软要雪藏深受玩家喜爱的Xbox及其网络,还有人想起了2012年微软聘用CBS前董事长Nancy Tellum来领导这个娱乐单元的事。

但随着Satya Nadella这位新任CEO的上位,对Xbox Entertainment方向性的调整或许只是未来一年微软要进行的众多变革之一。

6.  Windows XP

微软决定不再支持Windows XP可能会让很多早期的拥趸兴奋不已,他们忠于这个品牌,而且想要购买Windows 8.1,体验一下它那闪闪发光的崭新界面,但是对更多人来说,这是不可能的。

事实上,中国官员把这个改变视为一次机遇,可以借机以官方名义禁止Windows 8的销售,因为中国想发布自己的操作系统,来跟微软、谷歌Android和苹果OS X系统竞争。

7.  Justin.tv

如果你没用过Justin.tv,你可能不知道这个网站繁殖了整个传播非法内容的网络系统,其中有24小时播放的《星际迷航》频道,有未获授权的历史频道,当然还包括为观众提供的大量经典电影和时下流行的影片。美国版权监管机构(DMCA)大为光火,关停通知急速飞来,但是播客们照样迅速地为他们忠实的观众发布最新内容。

该网站是几年前由Justin Kan的一个搞笑噱头产生的,他把一个相机绑在头上,戴了几个月。但是随着网站的成长,分支网站Twitch逐渐变成了游戏玩家的最爱,而且比它的母网更受欢迎。Justin.tv宣布关闭主站之后几个月,Twitch被亚马逊收购,那些由遗失在Justin.tv上的视频档案所引起的短暂的狂热似乎已经成为历史。

8.  Macworld Magazine

Macworld是一份值得尊敬的出版物,几十年来,它覆盖了苹果公司的一切,今年9月它走到了生命的尽头。但是,这本杂志的出版商美国国际数据集团(IDG)将继续运行杂志的网站,印刷版将会绝迹,大量编辑也将跟着失业。

Jason Snell是 Macworld的编辑部主任,他拥有17年出版行业的从业经验,在各种高科技播客中享有盛誉,他也将离开公司。该消息让Macworld的粉丝颇为恼火,因为9月9日苹果刚刚发布了iPhone 6、iPhone 6 Plus 和 Apple Watch,噩耗就传来了。

9.  Nokia X

微软新CEO Satya Nadella到任后,公司出现了一系列快速的变化。今年最重大的事项之一就是微软决定结束它旗下的基于Android操作系统的Nokia X系列移动电话的生产。在一份发布了大规模裁员消息的全公司的备忘录中,Satya Nadella写道:“我们计划不再使用Nokia X的设计,而是改用Lumia的产品来运行Windows。”

10.  Flappy Bird

著名手机游戏Flappy Bird短暂的历史是研究网络病毒式扩散的经典案例,但是它的成功并非总像看上去那样令人满意。为数众多的玩家和成功带来的压力使它的越南研发者Dong Nguyen不堪重负,这种情况使他最终关闭了这款游戏。今年2月,Nguyen在Twitter上写道:“对不起,Flappy Bird的玩家们,22小时之后我将关闭Flappy Bird,我再也无法忍受了。”

模仿者随即大量涌现,但是这些复制品中没有一个能激起同样的兴趣。不久,Nguyen 出尔反尔地发布了为Android系统设计的 Flappy Bird Family ,在亚马逊应用商店里出售。作为最著名的一款手机游戏,Flappy Bird的崛起和迅速的自我毁弃的故事残存在人们心中,成了关于这款游戏最重要的回忆。